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方王】糖

   微草小孩子多,明明明文规定了不能在训练室里吃东西,还是有队员忍不住偷吃些小零食,不过大家也就是吃些棉花糖蜂蜜糖的,连糖都是剥好了包装装在盒子里再藏进队服外套里带进来,或是拆了机箱藏在里面,就是怕塑料包装起了声音,或是零食渣落了痕迹被队长罚。

   而时日久了,王杰希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队员们还年轻,长身体的时候,爱吃糖并不是需要阻止的事,而且训练量确实不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高英杰偏好棉花糖,柳非喜欢水果糖,刘小别对薄荷情有独钟,许斌和周烨柏已经不爱吃糖,倒是时常拽着几包话梅干。

   糖味混杂在一起,一打开训练室的门扑面而来一股甜腻的风,而其中,早就不是孩子的方士谦吃的奶糖尤其浓郁。

   糖味几乎凝成糖雾,大家默契的对此事不提一字,但也都知道了队长的默许,不再压抑吃糖的声音,于是训练室里,键盘敲打声,鼠标点击声,糖块碰撞声,包装纸声此起彼伏,方士谦更是大胆的带了饼干薯片巧克力棒这类声音脆响的零食,若是零食没有,也一定要往食堂捎带个多汁的苹果,偏偏带到训练室里混着糖味咔嚓咔嚓。

   于是饼干碎屑落在地上没有擦去,不久就落了蚂蚁。

   微草全员大扫除,王杰希严肃地没收了所能找到的所有零食,在会议桌上堆出一座小山,被揭露的孩子们揪着衣角面面相觑,但搜出来的都是干净方便整理的零食,罪魁祸首方士谦一个人的零食就占了那山的半边。

   王杰希气得眼睛一样大,拿个圣诞老人放礼物的绿袋子装了,全数没收。

   这样之后,队员们倒是鲜少在训练室里吃零食了,也就导致了训练室门口的那一条走廊都成了吃零食的地方,零食成了瘾也不戒,想吃就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出训练室嚼两颗糖。

  王杰希想到了离烟就焉巴的叶修,痛心疾首地后悔当初的放纵。

  

  王杰希一脸严肃地从宿舍走到训练室,步伐带风。

  高英杰举起棉花糖,目光闪闪。王杰希停住,凑过去吃了。

  王杰希继续往前走,威风凛凛。

  刘小别举起薄荷糖,目光闪闪。王杰希停住,凑过去吃了。

  王杰希接着往前走,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坚毅地直视前方。

  柳非举起水果糖,目光闪闪。王杰希停住,凑过去吃了。

  王杰希嘴里三种糖,甜的齁喉咙,想吐糖,背后三道闪亮亮的视线戳着,王杰希神色一凌,硬生生给吞下去。

  方士谦站在训练室门口,看王杰希走过来,从包装纸里抽一根巧克力棒递过去。

  一点都不目光闪闪。王杰希想,还是伸手去接了。

  手伸出去,那巧克力棒就往后退,转了个圈落了半头进了方士谦嘴里,方士谦另一手把包装纸捏成一团:“没了,最后一根了。”

  王杰希淡漠的盯着他,方士谦也玩味的看回去,不知道的以为这眼神在勾人,全是缤纷笑意。

  方士谦故作诱惑地往前伸了伸脖子,巧克力棒摇晃了一下,还是稳住了。

  王杰希是谁?是舞法天女!是魔仙女王!是微草扛把子!迅雷不及掩耳地往前一探脖子,那巧克力棒就被咬掉了,嘴唇一瞬碰上了什么软软的东西,王杰希一刻也没有停留,转头就进去训练室,空留方士谦一脸懵逼。

   王杰希的计算连同方士谦被他吓到而后缩的幅度都考虑进去,奈何自己的速度太快,方士谦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进的太多,飞快的强了一吻。方士谦一脸懵逼在脸上,王杰希则是在淡漠的神色下藏了颗突突突突的心。

   方士谦把嘴里那一小段巧克力棒嚼了咽下去,收拾了垃圾,去厕所洗了一把手又洗了一把脸,拍两下,坚毅地往训练室走。
end.
————————————————————
一想到方王就想到吃吃吃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