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六十八色之粉黄/叶黄】春意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虫爹

-真的ooc

-能接受ooc就往下看吧 我提醒过你了哦

——————————————————————————————

    叶修中午是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的。

    要是只是一条信息,照理来说很难吵醒一个熟睡的人,要到了能够吵醒的地步,那一定是孜孜不倦的发了许多条,连成一串绵延的闹钟。

    叶修眯着眼睛拿手机——那手机还是挺久之前黄少天拽着他去买的,明亮亮的黄色,在窗帘遮挡下迷糊的一个色块。

    一开屏幕,就是个晃动着的柯基头像,特别关心四个字在旁边也是一起晃着模糊。叶修忍不住一边思索要不要取消这个名号,一边戳开和黄少天的聊天框,拖到最上面。

 

    夜雨声烦:迎春开了!!

    夜雨声烦:我和你说我今天一起床就发现这花开的特别好!!不过早上要训练我刚刚才过来拍!!

    夜雨声烦:[图片]

    夜雨声烦:你看!简直了!

    夜雨声烦:突然想起来,你不会还睡着吧

    夜雨声烦:我猜你昨天一定又很晚睡

    夜雨声烦:老叶我和你说,这样不行啊,你这样很容易飞的

    夜雨声烦:我以后要不要定时叫你起床啊

    夜雨声烦:十点怎么样?太晚了?九点?八点?

    君莫笑:早上好……

    夜雨声烦:我去!!你还真的现在才起来啊!都快一点了!!

    

    接下来的吵吵嚷嚷叶修没去看,拖回到上面戳开了那张照片,的确是迎春,开的一片粉黄,阳光像是要被那抹黄色吸收了,只看着都觉得灼热。

他就这么眯着眼睛看了会,忽然觉得有点想笑。

    黄少天常常是会发些这样的照片来的。尽管他们都知道他并不是那种文艺得看到株花就忍不住作首诗的人。

    其实没什么文艺或者不文艺,迎春开了,或是没开,或是仅仅留着一颗花骨朵。

    要是没有迎春,今日传过来的可能就是一直徘徊的猫的照片,或是他多次收到的,从黄少天的房间窗户往下俯瞰的蓝雨绿化,或是莫名其妙的,既不稀有也不珍贵的平凡光景——然后黄少天突然就会想到他。

    于是身边的一切都是序曲。

 

    ……

    夜雨声烦:你该不会真的是被我吵醒的吧?

    夜雨声烦:老叶??别又睡过去了??

    夜雨声烦:老叶????嗨???你还在吗??

    君莫笑:明天放假 你今天要不要过来

    夜雨声烦:过去哪??不会要我过去杭州吧 我和你说我可是很忙的 你说去我就去多没面子啊

    夜雨声烦:怎么突然想我过去?

    夜雨声烦:是不是好久没看到本剑圣突然觉得很想我啊哈哈哈哈

 

手机这头的叶修看着连绵不断弹出来的信息气泡,竟然觉得有一瞬的心慌,又像是错觉一样晕开,成了若有似无的热度。

 

  夜雨声烦:是不是好久没看到本剑圣突然觉得很想我啊哈哈哈哈

  君莫笑:恩

  夜雨声烦:你别在意啊我开玩笑的

  夜雨声烦:……………………………………

  君莫笑:你来不来

  夜雨声烦:我………………去………………

  夜雨声烦:来

 

  “妈蛋啊……”黄少天在另一头忍不住有点脸红,一边定往杭州的机票一边忍不住回想,当初他们的交往还是自己先露出马脚。

  叶修突然退役,突然带着君莫笑杀进网游,突然组建兴欣闯入职业联赛,突然夺得冠军……然后又突然再次退役。

  黄少天在叶修宣布退役的那天晚上无法入睡,起了个大早,披件薄外套就出了俱乐部大门,顺着街道漫无目的的到处走。

  广州的天亮的比杭州晚,他在一个转角走累了,蹲下来,看星光一点一点翻到天的另一边,被城市的大楼吞没。有只猫看了他一会,转头去了别处。车潮渐渐涌起来,街灯也一盏一盏熄灭,连了一串,像是什么特殊的仪式。

  本就虚无缥缈的困意如同那点若有似无的黑暗一般在晨露中消耗殆尽。

  ——没什么意思。 他想。

  广州的每个早晨都会这样过。

  再过十几个小时,那边那个叶修会起床,洗漱,开始一天的新生活,那个新生活里没有荣耀了,这和第一次退役不一样——他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了。

  这么一想忽然就有点茫,已经大亮的天色在他眼前模糊了一瞬。

  那些未说出口的话忽然在刺眼的阳光下化为怒火,愤怒的黄少天拿出手机定了往杭州的机票,当天中午就到了杭州。

  顺理成章。

  而黄少天不知道的是,叶修可不如他看上去那般从容。

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只小狮子的,也许比他自己发现还要早很久。揉头发那样的举动,虽然的确是挺自然,但也确实是在心里模拟了几遍的结果。

  黄少天头发软,末端自己跑去染了点不知该说叛逆还是该说少女的粉黄色,向他跑来的时候有一撮翘起来还不自知,直往叶修心上挠,忍不住就把手按下去,尾指碰到点耳朵。黄少天怕痒似的往那边缩一下,耳朵沾上红,发尾也染了一点。

而那一瞬,那些模糊的,缥缈的,夜晚不洁的欲望中的感情全都爆发出来,叶修在那阵攻击中自乱阵脚,涌动出的情感把他吞没——他差点忍不住眼中满溢出来的温柔。

对于对手……或是朋友,这个亲密接触的时间有点长。不过两人都没什么分开的兴致,空气似乎暧昧起来。

该怎么形容黄少天这个人呢。叶修想。

他就像一团比太阳更亮的火,跳动着暖黄的火焰,忍不住让人想去触碰,——他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也这么看黄少天。

有谁的喉结动了动,呼吸困难。

快放下,他心想:现在放下还来得及划开那条虚无的线,却发现自己的手有点不听使唤。

喻文州喊了声“少天”,撕开暧昧把冷空气灌进来。

 

叶修在一个看不见黄少天的地方靠着墙抽烟。抽完了把烟蒂丢地上踩踩,想了下又捡起来,打算找个垃圾桶丢了,一回头看见苏沐橙再离他不远的地方,目光相碰,苏沐橙眼里一片清明,叶修竟然有点慌张的别开视线,手伸进衣兜里想拿烟,又生生忍住了抽回来。

“别慌呀。”苏沐橙往前走了一步,“你自己发现了?”

 

—————————————————————————

“来了?”叶修冲他招手。比起黄少天帽子眼镜口罩把面部包裹的严实,叶修只带了付没有镜片的眼镜——一倒是看着挺聪明的,黄少天在心里想。

“你快小声点!要是被谁发现了,到时候要被堵在机场!你怎么这点伪装都敢出来!路上没被人拦下来要签名可是奇迹!”黄少天的口罩随着极快的语速起伏,他一边念叨,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个鸭舌帽给叶修戴上,“戴好这个!这个帽子是我的拿出来换的,待会你可要还我,我看看你现在戴上是不是好点了——恩,是好点了,不过这个帽子果然还是我戴起来好看,我看看还有没有口罩给你,我记得我有带个一次性的——我找找啊……”

叶修往周围看了一圈,又转头回来看黄少天蹲下来快把背包翻出个底朝天,弯腰搓了下黄少天帽子旁边没遮住的那点细碎的黄发,趁他抬头,隔着口罩轻轻吻了下。

叶修把一脸懵逼的小狮子拉起来,牵住他的手——比起第一次他们牵手已经流畅很多。

黄少天反应了会,把背包拉上拉链背起来,从他的角度看,叶修的侧脸背着光,眼角有点下垂,看上去虽然懒洋洋的,不过带着副眼镜,竟然还有点小帅。

他费了一段时间阻止衣冠禽兽四个字从自己嘴里飞出来。

从交握的另一只手上传来惊人的热度,他们的手心也有一点薄汗,不过没人放开。

两人脸上都是一样的处变不惊。

叶修转头对上黄少天的眼睛,那人脸迎着太阳,脸上有一小块叶修遮住的阴影没被太阳照到,可他眼睛里也全是光——像是全世界的明亮都在眼睛里绽开,让他想起今天中午透过照片看到的那角浓缩了阳光的迎春——有点晃眼睛。

光源在叶修面前笑出一口大白牙:“晚上你打算带我去吃啥呀。”

 

 

-end

——————————————————————————

已经很久没更新了……这次我写的是粉黄色 虽然在文里可能没怎么表现出来 我尽力了 比如迎春的颜色啦 黄少发尾的颜色啦 还有黄少这个人给叶修带来的感觉暖洋洋的颜色(虽然那可能已经不是粉黄了) 而且时间线也有点乱 不过希望能写出相互吸引着的叶黄 结果可能是达成了一小部分吧 也算是圆了一个脑洞 不过最后出来的文已经和我当初的构思完全不一样了 旧稿完全被废弃←主要是讲一只粉黄色会托梦给黄少的小奶猫 不过脑洞果然还是不够大 不能支撑它走到最后 只能是夭折在word里了 

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在写这篇文时所珍爱的叶黄两人是多么的可爱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