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韩张】归墟•间于骤变(二)

•归墟是一个系列的联文。末日丧尸paro 私设如山。其他三条支线指路:
双花-来日方长 @昔年er 
伞修-作别今日  @程劣。 
•结局HE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不定时更。

————————————————————————

    早晨的日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流淌进来,张新杰几乎是在它侵入房间的一刹就睁开眼睛。

    即使在睡梦中他依然不敢放松警惕,即使韩文清的呼吸就在他颈侧,安稳绵长——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逼迫自己守护住这份宁静。

    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半倚的姿势让他的腿酸麻无力,几乎没有知觉,险些摔到韩文清身上,亏得他扶住了墙,硬生生给韩文清一个扭曲的壁咚。

    韩文清在这样的时刻醒来,确实足够尴尬。

    好在他并不完全清醒,眯着眼睛看张新杰,看他双手伸出,似乎在讨一个拥抱。

    于是他给予。

    他把头埋在张新杰的双臂之间,像只大猫一样蹭他,闻他身上总是带着一缕薄荷,像是补偿昨日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温存。

    张新杰倒也没有提醒他,就这么轻轻抚几下他的背,末了,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把脸抬起来。

    “走吧。”他说。

 

    三层楼的距离,他们战战兢兢地走了挺久。

    张新杰所担心的,韩文清不是没有担心过。他其实一直都没法接受现状,直到刚才埋在张新杰那里抱的那一下,他才认真的开始想对策。

    意外来的太突然,像艳阳高照下猝不及防的一场雨,又快又急,而且不知何时停。好在身边还有一个愿意和他分享伞的人,尽管这雨快得甚至一开始都来不及撑伞。

    他把武器找了个袋子装着,又拿了个手电筒,那手电筒是在预防地震的小包袱里的,除此之外还有些干粮,虽然不太需要,不过也连着包袱一起拿了,把本就挺空荡的办公室扫了一遍。韩文清也不像刚开始上楼那样直接走楼梯下去,而是带着张新杰绕去一个很偏僻的逃生楼梯——一开始张新杰还以为那里是哪个别的办公室,打开才发现里面零散的堆着些杂物,之外倒是有挺多脚印和烟头,不过要把杂物移开之后才看出原貌。

    那楼梯间和整栋办公楼画风挺不符,落满了灰尘,甚至地砖颜色都不太一样,从被杂物压了许久的地方可以看出本来是奶油色的,尘埃和岁月把它们都染成很是灰暗的颜色。不过其实也不很看得清,灯光是从走廊照过来的,到这边已经成了一派朦胧的光。

    韩文清解释说,这楼梯间已经荒废挺久了,只从地下停车场贯通到四楼,再上面就是一堵墙了,而且每层楼梯间几乎都被封上,他也是听同事说有个可以在公司里偷抽烟的地方,才辗转知道了这件事。

    虽然不知道别的楼层的楼梯间有没有杂物堆积,不过至少也是被遮的很隐蔽,至于这楼梯的尽头,停车场那里,那楼梯间是彻底被废弃了。似乎本来有段时间变成了打扫用品的储藏室,不过后来那些工具也结了蜘蛛网,许久没有人动它们了。

    不过虽然走这楼梯直接到停车场是安全很多,不过毕竟里面的灯早就没有亮,他们开着办公室里找到的手电筒一步一步走,也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出去。

    张新杰一看到停车场一点微弱的光就关手电筒,下楼的时候一个脚滑,差点摔了下,韩文清赶紧抓住他手臂,忍不住悄悄的勾了勾嘴角:这个人凡事都冷静极了,很少有出错的时候,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刚刚关手电筒想来也是为了省电,可是电池在外面多得是。他这次没想到这点,是因为事态太过突然,他还是会紧张的。

    他还是会紧张的,韩文清小心地把这句话从脑子又过了一遍,手滑下去牵住了张新杰的。

    其实他们之前也说过,两个大男人牵手其实挺怪的,这么说的时候是在张新杰的暑假,黏糊糊的气候黏糊糊的温度,说出来确实很有道理,除了热恋中特别粘人的小部分女孩子,还真没几对恋人愿意大夏天感受对方的手。

    在那之后到了秋天,暑假结束,在一起出去乱逛的时间很少,两人也都不很闲,朝夕相对也确实只有朝和夕,最多一起窝在沙发里看那种战争题材的电影——他们从来不看那种爱情片,觉得哪有什么感动,多得是尴尬矫情。

    有一次看到主角的好友濒死,捂着腹部的伤口给主角边笑边哭地交代不能让他妻子知道的时候,韩文清就着半环着张新杰的姿势用鼻子蹭他脖颈,张新杰转过头来,轻轻咬一口他的鼻梁,韩文清就咬他下巴,咬着咬着就开始接吻,把严肃悲壮的电影都放在了一边。

    回想到这里就没再想下去了,因为张新杰很坚定的回握他的手,也把他的回忆扯到了另一头。

    张新杰从阴影走出去,手还牵着他的,回头拉他,背着停车场黯淡的光,整个人黑乎乎的,只有眼镜的边框在反光,看不清表情。

    他也顺着那股力走进光里,把他的表情看了个清楚。

    张新杰看上去竟然是有点高兴的,连他们牵着的手都能感觉到指尖的一点回温。

    牵手其实也不是那么怪。

    如此绝望的当下还能拥有的渺小温暖让他们得以往前迈步。

    他们上了车,刷卡出了停车场,从公司正门前面经过时看到了那里的大门已经完全打开,张新杰几乎能猜到整个过程:内部出现感染者,人们绝望,哭号,打开了大门冲出去,也许有人生还,在外面游荡,也许没有人活着了。

    韩文清往前开,坚定不侧目,甚至没有留下一声叹息。

    他们就这么往一个方向开,往Q市的方向,张新杰开了地图时不时指点几下,更多的时候是一片沉默。

    经过一个路口,韩文清突然停车往后倒,往左打了方向灯——尽管已经没有警察也没有别的车辆了,他还是在意这小小的规则。

    “怎么了?”张新杰问他。

    “那里有人在挥手。”

    “有人?”张新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不要过去……!!”

    韩文清已经踩下了油门,疑惑地看过来。张新杰眼尖,那状似友好挥手的人身后,赫然有一柄手枪。

    这样的危急情况,法律不复存在,那些丑恶的人性都被翻出来摊在阳光下。

    向来遵纪守法的他们两人都在这时抢夺了物资——尽管那是无人看守的商店,总有人做些更过分的,他们在此时不杀人来抢夺物资,不代表别人不会,况且比起有感染能力的丧尸来说手无寸铁的人自然是容易击败多了。

    车子已经开到那人身前不到十米处,韩文清本能的松开油门,张新杰却已经解了安全带,扶着驾驶座的座位站起来,一条腿跪在驾驶座,另一条腿也伸过来,直直踩住了韩文清要抬起的脚,把油门踩到了底。

    韩文清满眼都是张新杰的脖颈胸口,在一阵巨响之后,车已经开上了路肩。

    他们以尴尬的姿势喘了一会,张新杰抬头看向车后,那人已经被车撞倒一边,在原地痛苦的蜷缩起来,手枪被撞倒几米外,他的手还在努力地伸向它。

    他赶紧从韩文清身上下来,坐回副驾驶座:“快走!”

    韩文清倒车下路肩,油门一踩,又过了一个弯道,远离了这个危险的场景。

    开到一处,韩文清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车子确定没有受到严重的损伤,再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发现张新杰已经睡着了,眼镜都没脱下来,就这么挺松垮的往鼻梁下滑了一点。韩文清用目光把张新杰从额头到下巴都细细描摹了一遍,阳光撒下来,照在他脸上,又被车顶挡住了大半。

    他再开车的时候油门不再踩得那么重了,转弯也慢了很多,张新杰轻轻地哼哼了一声——韩文清也知道他昨晚睡的并不安稳,但看一眼他的睡脸,竟然忍不住一声轻笑。

    ——就像某个安稳的午后他载他放学,而他在车上悄悄地打起了盹一样。

    这么慢慢地开着,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熟人看上去正被人压在墙上,似乎是在被抢劫。韩文清看了眼张新杰,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人的五官,慢慢地倒回去。

    的确是认识的人没错。

    韩文清开了车窗,眼前看到的景象使他无法控制语气自己的惊诧,那人竟然是在被按在墙上亲吻,而且亲吻他的似乎也是个男人——不然就是一个非常高大的短发女孩。

    车都已经停下了,而且车窗都已打开,韩文清踌躇了下自己的语言,身后一只手突然拍在了肩膀上,韩文清一吓,脱口而出:“叶总?!”

——————————————————

完全不知道丧尸文要怎么发小甜饼……我应该是真的很不适合写大长篇……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