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韩张】归墟•间于骤变(一)

•归墟是一个系列的联文。末日丧尸paro 私设如山。其他三条支线指路:
双花-来日方长 @昔年er 
伞修-作别今日  @程劣。 
•结局HE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不定时更。

————————————————————————

     Q市的冬天极少下雪,多得是刺骨的寒风,宛若有生命力一样只往人衣服里钻,又是临了寒假,倒也是难得有个空闲的时间好让张新杰收拾收拾行李,准备接下来的搬迁。
      大学已经上了一年余,本来是要继续组着房子的,可恰好距离学校极近的地段,韩文清续租了自己的小公寓,原先的同学到别地去工作了,于是一人住起来有些空寥寥的,若是方便了时间空间,他自然也不介意叙旧——虽然这么一说,张新杰却是极少叙旧的人。但韩文清似乎也不需要叙旧,各取所需又能为彼此方便许多,他们曾经的相处平顺而和睦。
       主要的用品已经送到了,张新杰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叩响了公寓的门。
       公寓自然是算不上豪华的,当初韩文清选择这里主要也是因为对面的大学。作为张新杰的学长,尽管不是同一个专业,但毕竟还是校友。而如今韩文清已经毕业,继续租下这房子当然是有别的用意。
       一楼住着房东一家——说是一家,也只是房东张太太和她年少的孙子,张太太的儿子非常疼爱妻子,对于儿子的降生,张先生反倒产生出一种被妻子冷落的醋意。于是他带着妻子游山玩水,寄来足够两人生活的钱,张太太于是就这么抚养起她的孙子,而在她们楼上,二楼便是韩文清的住所。
       打开门的是初次见面的房东,她虽然早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看上去却很是有活力。莫名好客地表示韩文清要迟点才能回来,邀请张新杰先在自己家中等待。
       事前就有听韩文清说过,这房东太太原先对他似乎有些不明的惧意,后来张太太养的一只怀孕的母猫不见了,韩文清和他同学找了一圈,不仅抱回了猫,还另领回了还未睁眼的四只小猫。张太太于是对他大大改观,格外照顾他们,时不时就要请他们到楼下看小猫。
       这猫也是灵的很,不惧人,刚开门就看到四只猫站成一排看他,齐齐歪着头模样倒是可爱,他换了鞋踏进去,还有只格外大胆绕着他脚转,用身子蹭他。
       还未落座便看见一个年约八岁的男孩抱着另外一只格外大的猫坐在沙发上为它顺毛,男孩子样子很是腼腆,想必便是张家的小孙子。房东端来了饼干和热茶,给韩文清打了通电话催促。
       他和孩子简单的聊了会天——孩子毕竟是纯真的,三两句眼睛就亮起来,把腿上的猫抱起来给他抱。
       的确是十分温馨的地方。
       张新杰吃着饼干撸着猫,忍不住想。也许他还未入家门就稍微理解了些韩文清坚持于此的原因。
       韩文清忙于工作,意料外的工作填满了时间,实在来不及接应张新杰。结束工作已经过了十一点,回到家时张新杰也早已告别了房东。
       他用钥匙开门,淋浴的沙沙声伴着温软的灯光。
       韩文清第一次觉得工作后家中有人,也是十分幸福的——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他把领带松了,外套也脱下来,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好呼吸的更放松一些,然后打开公文包,就在客厅看起了签呈,这份签呈关乎一次升迁,它所付出的代价不只是努力工作,还可能包含长时间的往返。
       就这么看了会,一杯热茶轻放在茶几上。
       张新杰在边上坐着擦头发,可以闻到他身上薄荷洗发露的味道。
      “早点睡,晚安。”他说。
       于是韩文清回他晚安。
       他注意到张新杰睡觉不晚,生活规律,即使假期也和他同时起床。
   
       寒假向来闲暇,张新杰时常回大学进行实验,大多也都是简单的解剖研究——教授不在他们也很少做有危险的解剖。
       倒是在家的时候,楼下的小男孩会怯生生的送来手制的饼干糕点。
       张新杰不算是甜食动物,但饼干总是例外,表达了感谢后,小男孩总是格外开心,过不了几日,张太太便邀请两人去楼下大家一起做饼干。
       韩文清没有寒假,也没什么闲时间,张新杰倒是学着做了点,之后也常常在家里做些糕点打发时间,过了寒假依旧不停,时常做些带去学校送给同学,感受到韩文清掩饰拙劣的频频侧目。
       于是张新杰自然也不介意多做一份。
       于是韩文清也很快习惯了公文包里多出的小袋饼干。
       时光在春意的花草中拉成极细的线,又顺着饼干味飘走了。
       他们相爱的确是非常自然的事。两人小心翼翼的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这种解释用在韩文清身上似乎太过做作。可事关张新杰,的确不得鲁莽。
       于是他们一如既往,在某些安静的深夜交换清浅的吻,彼此心照不宣。
  
       日子长的如同茶的余香绕在指尖,骤变油然而生。

       起因是韩文清筹备了一年的那次升迁。他被派往不同的城市,常常处理完工作隔日就往返,就算长期也不过十余天,而这一次——却是整整三十天。
       三十天,和张新杰的寒假完全吻合。说他没有一点不满当然是骗人的。
       但这并不能当成强行把韩文清留下来的借口,这当然不能。
       于是在韩文清前往h市的第二天,张新杰也顺利降落于此。
       作为一个惊喜,这自然是不能提前告诉韩文清的。张新杰照Q市的天气裹了围巾帽子口罩大衣,到了h市也忍不住冒出些汗来。他打了个电话给韩文清,用平淡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所在地,于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惊讶的回应,取完行李,韩文清已经驾车赶到。
       他们借着人潮在机场外面紧紧拥抱,甚至还短暂的触碰了嘴唇,前所未有的大胆。远离了土生土长的Q市,总让人有些浪迹天涯的错觉。
       韩文清在车里把张新杰的御寒物解下来丢到后座,蹭了几下他温暖的脖颈,又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会,觉得幸福得无所适从。
       张新杰温顺地安抚他,用为房东家那只大猫顺毛的手法,状似无意的挠几下他的脖子,像是用羽毛挠在了心尖上。这满溢出来的情绪并没有失控多久,韩文清留恋了会,吻了下张新杰的嘴角,坐回驾驶座。
       这可是在车里,要是忍不住,结果是很严重的。
       过了这段小插曲后,面对这次张新杰意料外的到达,韩文清当然没有来得及准备好张新杰的住所,尽管他们都知道,其实可以在韩文清入住的旅馆内再订一间房间,但他们都只字不提——他们不得不“非常勉强的”共睡一张床。
       他们在床上拥抱彼此,嗅着彼此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味道,把自己包裹在里面,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舒适。
   

       他们所住的楼层足够高,这为他们面对毫无准备的灾难多少有些帮助。等到一觉醒来,才听到窗外野兽一般的狂吼声,混在风里格外渗人。
       一种特殊的病毒就这么一夜之间席卷了这个城市。
       原因不明,传播途径不明,预防方法不明,症状不明,唯一多少有些了解的是接近于百的致死率。
       生灵涂炭。
       他们本就是理智的,醒来后迅速整理好了必需品,企图寻找帮助和救援。他们试图拨打电话却没有信号,仿佛要是继续待在这个城市就会被整个世界遗弃。
       在灰暗的城市,莫名其妙的病毒,可怖的丧尸包围下,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活下去。
       活下去。这在他们的过往的日常生活中简直不值得一提。可当这种似乎灾难片才会发生的事态出现在面前时,这瞬间成了一种信念,一种目标。
   而这些当然不是指坐以待毙。
       两个大男人迅速肢解了床作为武器,他们用蛮力把床脚拆开,掰成一瓣一瓣的床骨,尽量用衣物护好所有裸露的皮肤。后来他们又拆下了旅行箱的拉杆,作为武器,它显然更轻便而且更坚硬。
       在这段时间里,门的另一端传来敲打,嘶吼,划刮的声音。门的边缘有些破损,已经摇摇欲坠。他们尽量不去想象在另一头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依然不得不提防。
       张新杰俯下身体,透过影子确认数量,然后在开门的瞬间用拉杆抡起那物什把它往身后甩,韩文清追着补刀,拉杆飞快的在腹部,脖子捅了两下,最后拔起插进了头颅,又将它往下砸,把拉杆抽出来。
       张新杰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爆开,什么东西流了一地的声音。有粘腻的,胶体状的物质顺着韩文清手上的拉杆流下来,滴落到地上,兴许是它曾经发挥过作用的脑,此刻却只懂得杀戮。
       它还没死,因为喉咙被捅,它已经发不出嘶吼,却还在苟延残喘的发出喘息声。张新杰转身,看见的是……一只丧尸。
       那丧尸裹着酒店里的浴袍,上面沾满了血污和粘液,几乎看不清本来的颜色。张新杰起初抡的那一下似乎在腰部,把它往后甩到墙壁上,折断了脊椎,尽管皮肉还连着,但呈现出一种诡异扭曲的状态,下半身也再不能活动,唯有一双手还在徒劳的往前虚抓,它的皮肤已经呈现病态的绿色,头发稀疏而且随着它的动作脱落,眼睛睁开眼球凸起,双目无神,充满血丝。除此之外,更引人注目的是在腹部一道的伤口。什么尖锐的东西破开了浴袍深深的划进了那绿色的皮肤,伤口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即使在这时也在不停的留着脓血。
       这的确是非常典型的丧尸,和那些丧尸片中理解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面对这次震撼,他们彼此沉默了很久,久到那物什拖着它的身体突然猛地往前一扑,韩文清迅速把因观察丧尸而蹲下的张新杰往上搂起来躲过这次攻击,他们才不得不继续前进。         
     “总之……我们先逃出去,我工作的分公司在前面不远,每一间办公室都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先到里面吧。”韩文清作为领导者,迅速结论。
       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旅馆里是否还有正常的人,一心只想逃出去。
       手持武器,把几个丧尸摔到一边,一路进了电梯,又提防着上了车往分公司开。他们沉默的看着周围的路况,看着这片曾经被许多人所热爱的地方竟然在一夜之间成了许多人的葬身之所。其中,许多死相令人触目惊心。
       有曾经相爱的恋人,一个尸变,另一个却不肯放手,他哭泣着拥抱她,而她在下一个瞬间咬断了他的喉咙。
       有相互依存的挚友,一个尸变,另一个不得不为了活下去碾碎他的头颅。
       他跪在地上,用沾满挚友的血的双手崩溃的捂住脸,在他身边,他的挚友面目全非,终于丧失了行动能力,他也终于赐予他的挚友永久安眠。
     “——碾碎头颅!”张新杰的眼神清亮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伤害其他人了!”
       空气仿佛沉进了海里。
       韩文清开始思考制作更加便利地致死它们的武器。
       而张新杰,他无可抑制的开始想象万一他们中也有人感染了病毒,他们都是理智的人……要是韩文清感染了,他也许没有勇气给予他安眠。
       也许会落荒而逃也不一定。
       而如果被感染的人是自己……
     “其实……也许我们不需要回公司。”韩文清突然出声,把张新杰从假设中拉回来,“我们在车里……只要车动,我们就是安全的,我们就可以出去。”
     “……确实。”张新杰思量着,“但是路都通畅吗……如果我们逃出了h市,那h市之外的地方呢……并不一定全部安全。”
     “那最稳妥的办法……果然还是回公司。”
       张新杰没有在这段路上白跑一趟,他们抢劫了几家空无一人的便利商店,    用拉杆使至少十只丧尸失去奔跑的能力,尽全力破坏它们的头部直到它们不再动弹。把他们的后座和后车厢塞满了食物,然后在车上补充了体力,颇有些把带不走的都装在胃袋里的样子。他们“采买”的物品都像将要举办一场极其务实的派对。以防万一,他们装了些汽油,把汽油桶和食物用塑料袋隔开,然后甩开以惊人的速度尾随在后的丧尸们——其中一只在他们补充体力时爬到了车顶上,韩文清猛地踩下油门把它摔下来,又特意为它下车碾碎了头颅,把拉杆从耳部的软骨深深的插进去又拔出来。为了安定,他们又开的远了些才继续进食。终于抵达韩文清所工作的的分公司时,已近暮色。夕阳固执的照着这片城市,工作楼的玻璃闪的晃眼睛。他们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意外的是,尽管灯不亮了,但停车场里并没有丧尸,也许是因为出入需要通行证的原因,张新杰忍不住松了口气。
       通过电梯上了一楼,公司如他们想象,里面的确是有人的样子,仔细听可以听到些窃窃私语的声音。电梯前的空间与大厅之间的铁门仅有一点爬行才能进去的缝隙,韩文清朝里面喊了几句,得到了惊喜的回应,里面确实有许多幸存者。幸存者帮助他们进入公司,里面也并不规整了,混乱依旧悄悄地席卷,潜藏在每个人的表情里。有些人受伤了,但也有人为他们包扎,他们看上去如此和谐,可公司里的自动贩卖机已经被打破了,惶恐依然显而易见。
       这里的食物,支撑不了这么多人。他们两人都迅速理解到这点。
       而幸运的是,尽管灯不亮了,这里的网线却还收的到网络,带有笔记本电脑的幸存者们在黑夜中向所能触及到的一切求救。
       韩文清带着张新杰上了三楼,用通行证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里并不大,准确来说也并不专属于他,毕竟他在分公司属于一个流动人员,但至少在这三十天,那是他的专属办公室。
       那里有一扇不小的白色百叶窗,往下看便是令人绝望的灰黑色光景,也许算是绝望把他们脚下都染成灰暗的颜色。时钟已然走到六,很快天就会完全暗下来,丧尸会更加活跃……这里的门不像旅馆那样脆弱了,关上门,在这里,他们安全了许多。
       这安全也仅仅只限于面对丧尸,冬夜的黑暗,寒冷,战斗的压力和疲倦迅速席卷了他们,他们亲吻彼此,依偎在一起缩在办公室的一角度过这格外寒冷的夜。
       张新杰在深夜中睁开眼睛,直视面前的黑暗。他知道一楼很快就会沦陷。第一次在旅馆看到丧尸时,可能使他收到感染的源头只有那道伤口。虽然不敢确信,不过收到丧尸攻击的人很快也会变成丧尸,这个结论也不是空穴来风。刚进公司时,韩文清似乎想说些什么,于是他拉了下他的手臂阻止他。他们的食物不足以支撑所有的人……就算加上车里的,也并不能多撑几天。一楼最快今晚就会沦陷,到时候再去搜刮食物太危险,而且由于幸存者多,他们所异变产生的丧尸也不是小数目。那些都是韩文清熟识的人,不敢保证他还能像一开始那样果断。于是张新杰变的自私而残忍。他阻止了韩文清和他们共享车里的食物。他知晓变化却只字不提。他真是恨极了这样的自己。
        楼下传来朦胧的尖叫嘶吼,也可能是罪恶感作祟产生的幻觉。张新杰往韩文清怀里缩了缩,听了一阵韩文清平稳的呼吸,然后把他抱紧了。
    并且祈祷他们都能睡到天亮,不被异变吵醒。

———TBC——————————

最终还是没有凑到七千字……除了我之外的三个大佬都早早达成了目标

哭得像只200斤的柯基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