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叶魏】不说话(三)

“……、你看看,还能动么还,”叶修自知理亏,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魏琛面色死灰的动了动腰,有些沙哑的说:“能动,估计只是卡着了,你别学年轻人试那些劳什子的玩意,真断了还咋办。”

房间里的气氛荡然无存,只剩下前几分钟还留着的情欲味道,但两人都已经被吓得没什么兴致。

看着叶修带着依然半硬的小叶修去了浴室,然后是水开了的沙沙声,魏琛伸展了腰,半闭着眼睛点燃了一根烟。

 

——这是迟早的事情。

——何必继续坚持。

 

让魏琛真的不再继续坚持,也要到很久之后了。

参加一个酒会,众人都喝的茫然,叶修倒是以茶代酒不醉不归的样子,凭着麦茶成功灌醉了一干人等,独立于众尸之上,一脸“你们这群废物”的表情,一边和唐柔罗辑一起把大家扶上车缓缓驶向上林苑。

老板娘和沐橙抱在一起吵吵再来一杯不醉不归,一边嗷嗓子一边已经睡得迷糊,分不清是累了闭着眼睛还未睡着,还是已经睡了,只是醉的记忆太深刻,以至于延续到了梦里。

魏琛在终于灌醉了包子和方锐之后也完全茫了,打着酒嗝抱着个酒瓶子不说话不撒手,只得依着他把酒瓶子抱回上林苑。

乔一帆在酒会一半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倒是有正当理由逃了这个乱战,电话里,微草爸爸王大眼踌躇着语气找理由让他脱离,最后到了微草的大本营,隔日才回来——倒是躲的彻底。

罗辑本来就是大学生,只喝了一点,自己先倒下去了,但是在大家醉了之后倒是醒了过来,帮着叶修扶人,想来也是吓傻了,在他的视角看,一个眨眼的功夫,方锐突然就开始扒衣服,也是被吓得不轻,要不是叶修录了像,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要威胁,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方锐临走的时候一个翻身坐在桌子上,大着舌头竖着中指:“在场的各位——都是废物——”

叶修一马拉下拖着他上了车。

 

好不容易安顿好了众人,叶修抽出魏琛的酒瓶子放在床边,拉好窗帘,看着帘子间的缝隙里透着的光柔柔的洒下来,在他紧闭的眼睛上落下浅浅一吻。

然后便是轻轻的“嗒”一声。

是锁洞咬住了锁舌。

魏琛睁开了眼睛,眼神清醒无比,此刻他非常想来一根香烟。

这浅浅一吻,没有嘲讽,无关欲望,他清醒的承受了——叶修永远也不会知道。

魏琛拉好了窗帘——不再有一丝缝隙。

黑暗中的烟头安静的闪动。



————————————————————————

我想完结了 会被揍吗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