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钻石-韩张]入夜

-凑字注意
-哦哦西注意
——————————————————————————————
   Q市的夜晚没有太多星星,朝远了看能看到重重灯影楼房试图遮挡的,观象山的一角。夜市离远了看就像一条光织成的带子——他们刚刚才从那里逛完了回来。

   韩文清洗完了澡,坐在床沿擦头发。窗外Q市的夜景依旧,他闭着眼睛都能指出霸图俱乐部的方向。张新杰走到他旁边坐下,抬头在他额角落下清浅的一吻。无关欲望,只是一个单纯的习惯,对他们彼此都很受用。

   点水般的一吻后,张新杰没有站起来,很自然的脱了拖鞋往后一倒。

   韩文清把毛巾搭在肩上不再去擦水——为了听清楚他倒在床上后那一声舒服的叹息。

   转头看着张新杰滚了半个床挪到自己那一侧躺好,理理床头柜,从抽屉里拿出眼罩睡帽戴好,韩文清会突然觉得有时候张新杰的确是挺幼稚的。

   即使仍有一丝丝猫的傲萦绕在这人身侧。

   那些狡黠的,理智的思绪都在只有两个人的间隙里化成一个慵懒夸张的哈欠。

   韩文清去挂好了毛巾,关灯,跟着翻上床,把张新杰的手拽一只出来扣紧了。

   张新杰还未睡着,手缓缓交握住他的。

   蓦地一沉。

   韩文清打开台灯,看张新杰的手。

   骨节修长,指尖有些敲打键盘养出的茧。

   无名指只余下一圈浅浅的的晒痕。

   张新杰睡前摘下戒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张新杰是一个很尊重睡眠的人。当然不只是睡眠,他同时也尊重生活中的一切。韩文清曾遇过黄少天半夜醉酒随机打电话。手机就在床侧,就着小夜灯的光,韩文清看到了张新杰宛如机械一般标准的“起床接电话标准应对方法。”

   拉开眼罩,把睡帽顶端的小球拨到背后,开台灯,掀开被子起床接电话,交流后挂断,把手机放回床侧摆好,躺回去拉好被子,把睡帽顶端的小球摆回左肩,关灯,拉好眼罩。

   完成一切后电话再次响起,于是韩文清就看着张新杰以一模一样的流程做了一遍同样的事,认真得无可救药。

   韩文清的内心被震撼了一下,给喻文州发了个短信,保障了张新杰的一夜好眠。虽然有些极端,但这对待睡眠时的尊重,对韩文清来说仅仅是他完美性格的一角,他甚至确信这个习惯是招人喜爱的。

   也不知道若是拳皇粉丝知道了韩文清企图找过同款睡帽的事实会作何表情。

   韩文清鲜少有过醋意,连热情过度的粉丝他都从未放在心上,而此时拽着张新杰的手,却生出一股子酸味。

   他意识到这种感情,甚至对这样的认知感到了一点诧异。

   戒指是在他们周年的时候买的,那时候他进专卖店挑戒指时那一点微妙的无措最终还是被喜悦压了下来。

   韩文清知道这时候也许该请教女性,毕竟“直男审美”并不是一个好的形容词。虽然他并非直男,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对美有这别样的敏感专注。他看了几套,一个个拍了照发给楚云秀,笨拙的向她讨些建议。

   韩文清和楚云秀平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但她是第一个知道他们关系的人。

   “也许这该说成是女人的直觉。”她调皮的眨眨眼,嘴角流窜缤纷笑意,“祝你们幸福。”

   没什么揶揄,没什么惊讶,只是简单的祝福。她似乎一直处变不惊,韩文清把照片发给她,她也很快回复,择了镶着细钻的一套。

   简约,干净,不浮夸。和他所看中的不谋而合,不知道算不算是脱离了“直男”的其中一个指标。

   韩文清也没什么犹豫,直接刷卡买下。他并不擅长玩什么浪漫,从来直来直往。当晚也是执着张新杰的手,就这么把人套牢了。

   为他戴上戒指的时候,他们双方都感受到这两个简单的环使他们产生了一股别样的幸福。这股幸福让两个冷静的人都少见的起了些炫耀的心思,拍了牵在一起的手发微博。

   至于这个不到十个字再加上一张照片的微博掀起了保护单身狗协会怎样的挞伐,他们完全不在意。

   他们本该就是在一起的,如同每一对恋人,只是同一个灵魂的两个部分,相合如同整体一样融洽。

   如果要韩文清说说当时的感受,他脑子其实憋出了个“美滋滋”,但他并不会说出来。

   他其实知道张新杰脱下戒指也许什么也没想,如同给他的那一吻一般,早已成为习惯,但他还是有些别扭,日益增加的喜欢让他的欲望也越来越深,像个孩子一般不知满足。

   也许这是被宠坏了。于他于他都是,他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幼稚的一面在他眼下摊得平整。

   想到这里,出于莫名其妙的自满或是什么别的情绪,韩文清探过身去摸索张新杰那一侧的床头柜,摸到戒指盒打开,把那小小的一环取出来,让它盖过指根的痕迹。

   为恋人戴上戒指是个挺珍贵的时刻,既然张新杰睡觉脱戒指是习惯,韩文清心想,他也不介意每晚都多一个珍贵的时刻。

   感受着恋人为自己戴上戒指也是个挺珍贵的时刻,张新杰饶是再心平如镜也没能入睡。这样幼稚的韩文清只会在他面前暴露,幸福感控制不住,要从嘴角溢出来。

   

   于是韩文清有幸见识到了张新杰不标准的起床办法。

   张新杰拉下眼罩,两人笨拙的唇短暂地缠绵了一下。时隔多年,其实他们的接吻全靠本能,双方吻技都没进步多少,不过也没其他的对比对象。

   因为这样就已经足够美好。

-end
——————————————————————————
参加了石头联文 感到辛苦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