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宋词百首之昼夜乐/叶黄】翻个牌呗

-套路注意

-凑字注意

-哦哦西注意

——————————————————————

   叶修被叫了几次,终于摘下耳机回了头,看着黄少天拽着个抱枕朝他甩了一下。

   抱枕上的字样在他眼前闪过,叶修偏着头躲过这并不重的一击,再看向黄少天的眼神便有些玩味了。

   对比之下,黄少天绷着脸,皱着眉,一脸慷慨就义。

   ——事情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叶修神神秘秘网购的东西准时送上门,黄少天穿着睡衣汲着拖鞋去接,硬生生给体积给吓住了。

   本来以为是荣耀的周边,这么大只,怕不是个什么电器,老叶终于打算换显示器了吗。

   但这个想法在黄少天脑中也只是一闪而过,不是因为想到了叶修一直对显示器关爱有加甚至给电脑取了名字并坚持显示器是电脑不可分割的头,而是因为手中的重量。

   这包裹有着与它体积极为不符的轻盈重量。

   难道是玩偶?好幼稚!黄少天想着叶修认真在网上挑玩偶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

   签好快递单关上门,正好对上叶修从房间里出来,黄少天感受到叶修的目光在他抱着的包裹上转了一圈,接着踌躇了一阵。

   “那是给你的,生日快乐。”

   然后果断进浴室洗漱。

   开玩笑,他黄少天又不是个特别期待生日的人,就算前几天他在微博嚷嚷着要粉丝比心拍照给他当生日贺礼,但那也是很严肃的,很冷酷的。他一点都不好奇叶修送的啥,也一点都不兴奋,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想笑。黄少天想着,勾着嘴角三步并两步地抱着包裹坐沙发。

   呵,叶修,天真。黄少天边拆包裹边想,就算里面蹦出来个小狮子,我也是绝对不会把它放床头的。

   不过预想中的小狮子没出现,黄少天把包裹里的枕套枕芯拿出来,不免有些小失望。

   这是一套同样的枕头,枕套一面写着yes一面写着no,不明所以。

   黄少天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试图再找找包裹里还有没有遗留物。

   不找不知道,这么一看竟还有一个蓝色的小盒子,叶修已经洗漱完在他旁边坐下,饶有兴致地看他拆包裹,他也不避讳,下意识的就把上面的字念出来。

   “3d动。感。大。颗。粒。狼。牙。棒。避。孕……嗯?嗯嗯嗯?”

   射向斗神的是剑圣锐利的视线。

   叶修轻咳两声,面露尴尬:“不管你信不信,这我真的不知情,应该是赠品。”

   “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平时就很好了,就算大颗粒也根本……”

   剑圣呲了呲虎牙,叶修识相地闭嘴。

   “枕头?你送我枕头做啥?而且这个就前后两个图样,一点都不酷帅啊,严格来说也不是图样,这只是字吧,你还不如买小狮子,小狮子多好,枕头我们已经有啦,这个不咋地实用啊。”

   叶修听着,淡淡的说:“挺实用的啊。”

   黄少天不置可否,拿起了那个蓝色的小盒子:“我甚至觉得这个实用一点儿。”

   叶修把盒子接过来看了下:“是挺实用,十二个呢。”

   如临大敌!

   叶修叹了口气,拿了个枕头过来,把yes的一面展示给黄少天。“这面朝上,我们就打开这盒子,另一面朝上,咱们就不开,实用不。”

   黄少天目瞪口呆,黄少天措手不及,黄少天欲言又止。

   黄少天憋的满脸通红:“没想到你是这样污不可耐的叶修。”

   生日当然不是这样就算过了,黄少天作为联盟吉祥物,两个人的小公寓挤满了对手队友,以至于第二天双双躺沙发,倒是完全没用到什么礼物。

   不过污不可耐的叶修也算是真给自己挖了个坑,看着黄少天那面至始至终都没翻过yes的枕头,叶修不禁想,看来这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十分艰难,也不知道当初苏沐橙给他推荐送这个礼物有什么用意。

   揣测女孩子的用意从来是最困难的,饶是荣耀教科书也一头雾水,只得先把那点小九九放在一边。千大万大不如游戏大,君莫笑这么一翻身,千机伞这么一甩,蓝河眉头这么一皱,叶修网游里又是一条好汉。

   叶修这里想通了,黄少天可还没有呢。他试探着几天不翻枕头,叶修还真就不碰他,每晚上亲亲抱抱然后猛地刹车,把车上的黄少天震的差点滚到车顶盖,生硬地直接跳到搂着睡,憋不住了还在中间去冲个战斗澡。从浴室透出来的灯光照亮了两个并排的枕头,一个yes一个no无比刺眼,宛若是对黄少天不翻牌子的无声控诉。

   黄少天瞪着眼睛压下那一点点迷样的自责,翻过身去拽了拽被子,留给浴室里的叶修一个寂寞萧条的背影。

———————————————————

沐雨橙风:你和我说这个……你翻枕头不就好了……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 不行 那感觉好像输给他一样 不行  不翻枕头 有啥别的方法不

沐雨橙风:你撩拨一下他?

夜雨声烦:撩拨?怎么撩拨……啊你,你竟然和叶修一样污不可耐!这该不会就是他的目的吧我靠!

沐雨橙风:这碗狗粮我不吃,呸呸

———————————————————

   撩拨这种事儿,黄少天也不是做不出来,把叶修蹭的升小旗然后恶意地呵呵一笑,枕头这么一搁,宛若点卡到期的通知框卡在两人中间。

   “少天……”叶修皱起眉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委屈点。其实他这里难受的厉害,黄少天又何尝不是,燃起的一点点成就感陡然被那一句刺激到,差点没直接弹起来骑人身上。黄少天默背社。会 主。义。价值观,转头愤怒地冲进浴室,徒留叶修和他的小旗。

   赌气这种事,很快就不是单方面的了。黄少天躺在床上,赫然发现叶修那面枕头也翻成了no!

   十多天了,两个身体健康生龙活虎的小年轻竟然齐齐拒绝性。生活!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黄少天在黑暗中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看向叶修的眼神都无比怨念!

   幼不幼稚!天不天真!赌什么气!翻什么牌!没事儿送什么翻牌枕!黄少天还真就不向邪恶势力低头!和叶修一样化悲愤为动力,两人在游戏里一遇见分外眼红,甚至不开竞技场,直接野外开打,剑光交错之间难分伯仲。

   王不留行:打得好!

   中草堂拿走了第二个boss之后,叶修终于觉得这是个需要重视的大问题。

   不过就算他觉得需要重视,那边那个夜雨声烦可还蹦跶着,于是这几天战场叶修宛若一个狙击手,单逮着蓝雨先看到的boss刷,刷不到也是第三方得利。转移了战场,蓝桥春雪欲哭无泪,春易老心力交瘁,微草倒是集体狂欢。

   王不留行:加油!加油!加油!

———————————————————

索克萨尔:少天

夜雨声烦:队长什么事?

索克萨尔:听着

索克萨尔:没什么事不是做个爱不能解决的

索克萨尔:如果有 就再做一个

夜雨声烦:队长我和你说这件事情不是那么

索克萨尔:去

索克萨尔:现在

———————————————————

   黄少天委屈极了,拽着枕头去叫叶修,叫了几次还不回应,越喊越委屈。

   叶修摘了耳机回头,看见黄少天皱着眉头蓄力,然后猛地拽起枕头轻轻抽了他一下。

   叶修禁不住撩拨,黄少天也没再逗弄,双双滚到床上,只得白日宣。淫。

   君莫笑蹲着草丛,boss都被带走了也没出来,夜雨声烦更是三天都不见人影。索克萨尔带领蓝雨联合沐雨橙风带领的兴欣和微草公平竞争,王杰希发微博抗议被连连转发,却没什么卵用,只得沉寂,三天后带着中草堂完美脱身,成功甩锅给轮回。轮回骤然接下天外飞锅,大惊,联合霸图申讨微草。

   但这之后一切都和点燃战火的两人没什么关系了。

   他俩忍得久,又做得畅快,家里的什么红盒子蓝盒子都拆开来用,叶修憋的眼睛都红了,从电脑前抱着黄少天滚到床上,直把人做的掉眼泪,什么枕头衣服全都扫到床下,黄少天憋屈,在叶修肩膀狠狠咬上一口。

———————————————————

无***朗:评价方未及时做出评价,系统默认好评!

用户21天后追评:东西挺好的,赠品对象很喜欢,求客服发个网址,谢谢。

掌柜回复:好的 私发了

-end

———————————————————————————————

这是一个双双套路又双双跌入套路的故事

似乎被人发现了凑字方式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