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发际线申请战略性后退

【霸图场接龙/韩张】霸图天下(第七棒)

大家好我是强行发糖的第七棒

短到吓死自己 拉低水平怕极了

上一棒 @晶格 

下一棒 @狐的微语 

我靠第一次这么作死真他 妈刺激  溯菌我对不起你求打轻点

——————————————————————————

缝上伤口最后一针,欲掉不掉的汗水终于顺着下巴落下,顺着白色手术服皱褶淹没到阴影里去。

无论是未来的政党唇战,还是如今炮火纷飞,摆在台面上大方轰炸的,潜入黑暗中无声诋毁的,总有人命受委屈。

助手递来医用剪刀,张新杰把线剪断,长时间的手术令他有点力不从心,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忍住了用血污的手扶眼镜的冲动。时间滴答声被无限拉长,重得仿佛随着心脏一同跳动。

无限逼近未来。

其实历史没有什么正确与否,做或不去做,时间的滚滚车轮依旧把路上的一切都碾成尘埃。

相对论中的基础,在他时间旅行前也曾有人提过*外祖父悖论。若他的确在做对的事,而他所在的时空,过去不存在这样的存在才导致了错误,而他作为历史修正者的确成功了,那么成功的未来不会再出现一个张新杰回到过去,他最初也没有理由来到这里。

韩文清在他的世界已经死去,他所谓的回溯过去不过是平行世界,如今的未来又是别的。

总能算是*M理论的实验成功。

即使无法改变过去世界的未来,至少这个行动还是能为现在的世界做点什么。

他的所在就像是一场背弃了整个世界的个人旅行,拯救世界什么的,其实称不上那么伟大。

他能感受到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时空跳跃,那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工具在多次使用后显得不那么灵敏,许是已经达到了饱和,毕竟未来也不是可供他张新杰无限制消耗,完美结局并非可以在无止境的试探中宛若外挂一般。

他也是个玩家,和尘世中每个人一样,亦要步步为营。

他暗自潜入一个敌方战区,把那个三棱镜样的机械埋在中心位置,输入指令,倒数自爆,连带炸毁不少敌军的帐篷,又引爆了火药库,连绵一片璀璨;那记录未来是否改变的金属盒子也没了能量,他拆解了那个金属,砸碎了核心,看着那黏附在玻璃壁中的一点能量与氮气反应,消失殆尽,连带着灭去了另个时空的最后一点痕迹。

作为一个医者,他如同战士一样果决的斩断了与过去的痕迹。

况且也有他的未来伴他左右。

张佳乐的手术结束的昏迷间隙,孙哲平进来看了几次。

腹部的伤口已经缝合,并无大碍,营区窗外一片平静,把炮火隔绝在千里之外。

电报传来捷报,敌军被逼至边境仍不投降,*种花家从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已经胜券在握,却也不急着死死相逼,毕竟逼近还是会有伤亡,既然已经看到结果,拖延亦是好计谋。

短短几句话的电报,大抵便是这样的结果。

结束的比他在书上看到的快多了。他想。

也许是平行时空本就各有不同——张新杰摇摇头,把属于过去的抛到脑后。

过了几日,破旧的日历把千疮百孔的一页揭过,露出平整的一面。

全新的中.国,成立了。

人民终于不必担心敌军的枪炮,国家终于不在侵略中挣扎,这将是一个新王朝的崛起。

两年之后张新杰梦见一个老兵,手里拽着*20响,一地子弹壳,腰杆挺得笔直。脸上手上脏污和血污混在一起,看不分明。

老兵急切地问,国家现在怎么样了?

张新杰回,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烈士得以在九泉之下安眠。

醒来已是满脸泪痕。

韩文清似是被他吓醒,笨拙地不知如何安慰,借着透过窗帘的熹微的晨光把他搂紧了。

他们和在这时代的其他人一样,在新旧交替中如此不幸又如此幸运。

街口王姨已经摆好摊子,她的叫卖声在嘈杂中模糊难辨,窗外的人声渐渐多起来,尽管他们很想在床上腻着不动,不过还是得顺着时间走。

韩文清坐在床沿看张新杰穿戴。

他总是喜欢这样,尽管已经看了两年,但还是不太习惯不着医者之服的张新杰。

好像得看着他把扣子一粒粒系上,腰带一格格对齐,然后抓着他小臂把他拉起来,抓紧了手扣好才能确定已经和这人在一起了似的。

——————————————————————

*外祖父悖论:阻止时间旅行发生的著名悖论

*M理论:至今为止最有可能结合5种不同弦论的理论

*种花家:你们都懂哒就是我大中.华

*20响:M712 Schnellfeuer,毛瑟C96的全自动改良,冲锋手枪 又称自来得 我一直很喜欢的梦中情枪

——————————————————————

那什么……民国paro……也可以不打仗的嘛【试图找理由

前面虐极了的几位大佬们 想不到吧.jpg

我糖党必将笑到最后

打轻点【抖

评论

热度(40)